• 搜书名搜作者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都市言情 -> c度韧性

    056外景拍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056外景拍摄

        其中,最显著的是一个胖子,不仅胖而且身体也高,明显比身边的人高出半头来,手中拿着一个扩音喇叭,开始呼喊:“都听好了啊,今天天气不错,风不大,一会太阳出来我们争取一次成功,拍摄成功了就是最后一次拍摄,成功不了明天风再大也都给我要来,好了,摄影,灯光,道具各自准备。”

        这种场景,这种语气,柳云远真是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一个剧组外景拍摄的时的场面。

        而且那个抓着喇叭大吼大叫的人柳云远也知道他是谁了。

        吃货。

        在部队和自己睡上下铺的家伙。

        吃货当然不是他的本名,是战友送给他的外号。

        因为他不但好吃,而且能吃,还挺会吃。

        那时候还没有这么胖,身上的肉是他退伍之后疯狂积累的。

        这些都因为家庭条件相当优越造成的,也正是这样,学是混着上的,父母为他投资不少但是很显然父母的投资并未让他多吸收多少知识,但是他的游戏号却成为了全服第一,不折不扣的无人敢惹了。

        到部队还捧着他的游戏厮杀,当兵也是他老爸逼着他来的。

        又是混。

        直到柳云远以优越的成绩通过了特种部队的选拔,才和他失去联系。

        但是有些人注定你们有缘,缘分来了想甩都甩不掉。

        那是柳云远刚认识张姗不久。

        很有些文学气质的张姗晚上约会柳云远的时候喜气洋洋的告诉柳云远说有个导演看上了她的气质,让他去试镜,并要求柳云远陪她一起去,还威胁柳云远说要是敢做叛徒把这事捅给她老爸,就一口一口的咬死柳云远。

        威胁的时候张姗还真的亮出来了自己“武器”两排洁白的牙。

        柳云远倒是不怕她咬,怕她不理自己,就低头把脑袋放倒桌子上,做了投降状说我没听见,什么也不知道。

        张姗就笑了,笑的时候眼睛弯成月牙儿状说:“明天中午导演约我吃饭,你必须到场,这句话必须听见。”

        第二天柳云远就看到已经胖成猪样的“吃货”xxx(名字不提了)。

        当然,柳云远一开始都坐到面对面了也没有认出这个胖的有些变形的家伙是曾经睡在自己上铺的兄弟。

        还是吃货惊喜的欢呼,才让柳云远回想起刚入伍的那段操蛋的时光。

        吃货的人生其实就是他老爸一步一步设计好的,当兵也无非走个过程而已,退伍不久通过为剧组赞助投资,为吃货换来了一个导演的头衔。

        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至理名言在这个圈子里更是成为了一种亘古不变的法则。

        屡拍屡赔但还是屡拍,削尖脑子往里钻,没有这些土豪,肯定撑不住。

        原本柳云远是陪张姗去的,结果搞到最后张姗反而成了陪衬,两个家伙喝的面红耳赤,竟然不提试镜的事了。

        这就引得张姗老大的不快,在两个人相互揭短的谈话逗笑中导演的崇高形象也在张姗心里碎了个稀里哗啦。

        直到张姗忍不住发火了,才让两个得意忘形的家伙想到这次是为什么来的,吃货一拍桌子说,还试什么试,给你个角色让你过过瘾,哦,柳子,哥也给你来个角色咋样,就咱这形象,这身条,你要不拍戏纯属于资源浪费我跟你说。

        柳云远也喝高了,在被吃货一通吹捧,有些晕乎,就把张局敦敦教诲抛到脑后了,说话就没边了,行,就尼玛这么定了,哥要是当演员拍戏,还不敢让什么施瓦辛格,成龙呀都回家去抱孩子。

        对,让他们追捧的腕才是腕儿。

        后来才知道,吃货那天没喝多,酒没有比柳云远少喝,甚至还多喝好几杯,原因是吃货能喝,号称公斤不倒。

        而柳云远,半斤白酒下肚,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在这方面,柳云远和他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柳云远那天就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自己宿舍的了。

        虽然柳云远酒醒之后也为昨天的说的话懊恼不已。

        张姗再来找柳云远去剧组的时候就理直气壮了,说这次是栓到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你敢告密我就将你喝酒喝醉的事也捅出去。

        张局是很不喜欢听到有下属喝酒的消息的,尤其喝醉的。

        事也凑巧,柳云远和张姗赶到剧组吃货正在大光其火,原因是这部戏的男主竟然出了场以外,暂时无法拍摄了。

        拍摄任务又紧,这怎么不让刚刚以总导演的身份第一次拍戏的吃货大光其火。

        吃货看到柳云远就双眼放光了,让人为柳云远换上衣服,刻意打扮了一番,点点头,喊:灯光,剧务各就各位,直接就让柳云远走场。

        柳云远稀里糊涂就按照吃货的安排又跳又蹦的忙活半天,终于吃货跑过来来一脸的喜悦,说柳子你真是哥的救星,这个男主就归你演了。

        柳云远就懵了,自己客串个路人甲路人乙装个蒙面大盗替死鬼啥的感觉绰绰有余,但再有余也没有余到直接奔男主的位置上呀。

        但是吃货却不跟他客气,直接把剧本给他说明天就开机了,让柳云远无论如何也要帮他撑过去。

        真是有钱人,任性,任性的让人无法接受。

        剧本很简单,说是一个返乡的在回家途中遭遇一场抢劫案,并且劫持了市长的千金,最后出面孤身闯入匪窝抓住劫匪英雄救美的故事。

        救人,柳云远本身就救过,但感觉剧本写的有点神乎其神,坚持修改了一下剧情。

        拍摄的很顺利,本来计划半年的任务,三个月就杀青了,后期制作过程中作为导演带投资方的吃货凭着自己的眼光看到了这部电影的商业价值,紧锣密鼓用原班人马开机第二部。

        柳云远不好推辞,在加上没有紧要任务,也就答应了。

        第二部的拍摄期间第一步的宣传广告也铺天盖地了,名不见经传的柳云远的形象瞬间进入到大街小巷。

        柳云远就感觉到一丝恐惧,好在张局那里没有动静,即便是如此,第二部的拍摄完全是柳云远在战战兢兢的状态下拍摄下来的,不但要应付娱记,狗仔队,还有随时提防着张局发火。

        当吃货还有继续一鼓作气要拍摄第三部的时候柳云远说什么也不干了,同时张局的作战任务也派了下来。

        为了维护柳云远的大众形象,吃货在柳云远一再要求下安排了柳云远出国的消息。

        张局派下来的任务也非常简单,就是让柳云远和战友找到一些常袭扰国境的武装分子并消灭他们。

        任务完成归来,张姗就不知所踪了。

        忧心如焚的张局没有追责柳云远利用工作之余拍电影的事,只是不断的检讨自己没有看护好女儿,以后不知道怎么面对归来的妻子。

        算起来,张姗也不是张局家里第一个失踪的人。

        在张姗还很小的时候,张局的母亲就为张局留了一封信,说是去弥补自己的过失,离开了。

        而且一走十多年音讯全无。

        柳云远也是从张姗的床头的相框里知道张姗的母亲的。

        张姗的母亲也很漂亮,但她的脸型却和张姗不一样,张姗的母亲属于圆脸,有点富贵雍容的感觉,而张姗脸较痩,偏长,仔细看还真有些明星的气质。

        那会柳云远就开玩笑说,你不是你妈亲生的吧,不是不像,是真不像。

        张姗就拿眼挖他,说你才不是你妈亲生的呢。

        我没妈,柳云远说。

        本来自己是陪她试镜去了,她没试成自己阴差阳错的却成了男主,她有点受不了才离开的?

        很长一段时间,柳云远一直有这种想法。

        也不知是广告效应还是柳云远演的水平真高,和同类小制作的影片相比,两部票房的收人都相当可观,足可以赶上那些大牌明星的票房收人。

        有时候柳云远不免会想,这个社会真是一个刚好的社会,刚好吃货四处招人,刚好柳云远认识吃货,刚好这部戏的主角出问题了,刚好柳云远适合这部戏的身份,刚好柳云远那段时间无事可做,刚好人们厌倦了那些大制作的片子……有时候成功就这么简单。

        换句话说就是就是运气来了,想挡都挡不住,有一个刚刚不好,结局就不一样。

        吃货,也从此上位,一跃成为知名导演了,本来就不错的战友关系就更是密切了。

        但自此之后好像没有看到吃货有更叫座的片子出来。

        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异想天开跑这里拍摄外景来了。

        柳云远看了自己身上,除了这把,就没有其它武器,从灌木后面站起身,高举了双手,走过去。

        吃货没有看见柳云远,还在吆喝:“给点风,再大点,这种场景没有沙子怎么行,来点扬沙,好,好,就这样……”听见旁边自己雇佣负责保护自己剧组全体安全的政府士兵突然用本地土语高喝:“站住,干什么的?”

        吃货倒是可以听明白这里的语言,急忙侧头去看,就见士兵用枪指了一名穿军装的人。

        这个人怎么这么面熟?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