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书名搜作者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紫轩小说吧_手打吧 -> 都市言情 -> 血祭天书

    第十六章 通天幻境(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印象我记得”血祭听其这么一说,开始回忆起来。他对自己上次被掳走,是完全没有意识的,仔细回忆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之后越是回忆头就越痛,但为了想起来一些事情,血祭硬是扛着这股深入脑海的痛楚,最后疼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可能是他已经承受过很多次这样的伤痛,渐渐有了免疫力,这次没有疼的满地打滚。直到脑海中隐隐约约想起自己在一座灰黑色的宫殿里,四五个人围着自己,自己好像在坐在一团氤氲的光雾中画面又突然像是镜子一般破碎了之后就是几个画面断断续续的闪现,大概拼凑起来就是一个身穿宝石蓝色的一个中年男人突兀的出现在自己身前,而围着自己的这四五人也是立刻反应过来,向其发起攻击,蓝衣中年人并不理睬这些攻击,反而是伸出一只手将自己从氤氲的光雾中一把拉出。

        再之后血祭不论在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什么了,索性他不再回忆。冷汗遍布他的额头,一头长发也被汗水浸~湿成一簇簇的,气喘如牛,像是窒息了很久才回过气似得:“你你是哪个蓝衣人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对不对?”

        “呵呵呵,看来你还是可以想起来的么,不错,是我把你带到这里的,也是我把你从那些人手中救出来的,不然你不死也要变成白~痴。”

        “呼呼把我救出来?那些人不是我的家人么?”

        “家人?他们是要你命的人!”

        “要我命的人你知道我的家人在哪么?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世!”血祭一听这人既然知道那些人不是自己的家人,说不定会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禁有些激动。

        “我当然不知道你的身世,我为什么要知道你的身世,总而言之那些人是要你命的人,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你”血祭还想说什么,但还不待他说完,就被蛮横的打断。

        “我已经跟你说的太多了!你好自为之吧!既然你通过了幻境,那我就将幻境中你的东西都交还给你。真亦假来假亦真,幻境通天万物生!拿着你的东西你可以离开了!”

        随着话音一落,血祭面前出现了三团各色光芒,第一道光芒是血红色,血红色光芒中包裹着一把通体漆黑的唐刀悬浮在血祭身前,乍一看还以为是一柄短棍,这就是“三爹”送给他的血刃了;第二团光芒无色透明,里面包裹着一枚拇指肚大小的透明石头项链,毫无疑问这就是“四爹”送的定魂石项链;第三团光芒是是漆黑墨色,中间一枚龙眼大的黑珠子悬浮着,这是“姐姐”的万毒珠。光芒渐渐淡了下来,万毒珠直接飞入血祭体内消失不见,而血刃和定魂石项链则是缓缓向着血祭飘来,血祭伸手接过,将定魂石项链戴在脖子上,手中如这三年一样握着血刃。内视一看,体内不论是内脏、血液还是精元都一如既往的多了一分紫黑色,也就是万毒珠的功效了。由于《裂天击》和《斗转星移》血祭已经完全掌握所以并没有成册浮现。

        待血祭将一切收拾完毕,身体忽的就开始侧着旋转,似乎听那中年男人一句“你可千万别死了”传入耳中后周围就变得一片漆黑,这下是真的黑到彻底,不论六感多么灵敏都于事无补,感觉不到任何东西。这一切都是始料不及,所以他只能牢牢抓着血刃,旋转越来越来,这种晕眩使血祭阵阵干呕,按道理对于修者来说是不会有这样的反应,但现在偏偏就是有了。

        可以看到的是血祭刚刚明明站在石室中心,突然一下就消失了。血祭消失后这个中年男子,也就是所谓的神的唏嘘声响起:“在幻境中,最初媚~娘拿出万毒珠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这一切都是幻觉,万毒珠本身就是万毒门的传家之宝,况且媚~娘那一身毒术也是只有万毒门弟子才会有的,可他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些,这一世的他比起上一世真是差太远了。”唏嘘声刚落下又想起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这个声音在之前是没有出现过的:“希望他不要耽误主人您的大计。”

        “不可能的!我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是”

        在一阵天旋地转中,血祭渐渐看见了一点光明,这一点光明变得越来大,直到光明将自己完全吞噬。长期处在黑暗中,忽然之间面对光明,眼睛会有一阵短暂的失明,直到渐渐恢复了视觉,血祭发现此时自己站在一座山崖上。放眼望去一片层峦叠嶂,郁郁葱葱:“这不是划界山脉吗?”血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山崖看过去第一个山头就是自己“生活了”三年的自在帮的领地。

        血祭看着手中握着的血刃,感受着定魂石的清凉,万毒珠带来的变化,以及裂天击和斗转星移这两种武学,心中异常不是滋味。在今天之前一切是那么美好,可眨眼间却完全变了模样,在他看来与其说这三年的说活是一场梦幻,倒不如说这一天的经历是一场可怕的噩梦。所有的都是那么不真实,一阵短暂的失神,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到底在做什么,到底要做什么

        就这样,血祭在山崖边站着,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手中握着形似短棍的血刃,山风吹着他的长袍猎猎作响,长发随风飘扬。时间不等他回神,依旧匆匆而过,日出日又落,他就这样定定的站了三天。第四日清晨,这座雕塑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血祭的双眼由空洞也慢慢开始聚焦,见他嘴唇开合自言自语道:“真是造物弄人,这三年虽是幻境,但我所得到的亲情确是真实的,是幻境也好,不是也罢,他们都存在我的心中,如此一切都已足够,我还依旧是血祭!依旧是那个失了忆,被自在帮五位当家的救起的血祭,依旧是他们的义子,依旧是姐姐的弟弟。现在的他们只是暂时离开了我,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而现在的我只有一个目的!踏遍沧寰!找回失去的记忆!那个视苍生为蝼蚁的所谓的神哼!”话到此处,血祭突地扬天大喊:“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找回失去的记忆!!!大爹!二爹!三爹!四爹!姐姐!我们一定可以再相见!!!”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